最全的中药信息网站

关山草木寻柴胡

我最早接触的野生药材就是,它是关山最常见的草药之一。关山是六盘山支脉,位于甘陕两省交界,是我自幼生活的地方。小时候,我靠拔换取学费,也用它医治头疼脑热。
 
我读小学的时候,每学期的学费是五角钱,当时国营药材收购站每斤干一角五分,干秆每斤五分钱,一个暑假下来,靠拔,我不仅可以换够我的学费,还能有所盈余,给母亲买二尺做鞋的绒布。
 
一场雷雨过后,坚硬的土地变得酥软,是拔的最佳时机。虽然露水往往会打湿裤腿,但很快就会被热烈的太阳烘干。小伙伴们里拔最厉害的是秋秋,她和我同龄,却瘦弱许多,但这并不影响她拔的速度。秋秋家里姊妹四个,她是长女,不仅要靠拔换学费,还要用卖的钱给父亲买药。他父亲有病,一发作就缓不过气来。每年暑假,秋秋拔的都要卖二十多块钱。可惜的是秋秋只念到三年级就辍学了,成了生产队的半劳力,干一天活记五分工。我初中毕业那年,秋秋远嫁到陕西凤翔去了,再没见过她的面,偶尔还能记起她略显黄色的长辫子,上下有序地摆动着。
 
拔回来的用剪刀剪下根晾晒,秆也放在雨淋不着的地方阴干。淋了雨的干后会变色,收购站的那个倔老汉是不会要的。快开学的前一日,我们呼朋喊伴,相约到收购站去卖采集的药材。一个暑假的辛劳换到几张纸币,小小的心儿就兴奋异常,先是把不足一千米的街道走个来回,让眼睛看个够之后,再到唯一的一家国营食堂买一碗素面片,细嚼慢咽,让味蕾牢牢记住那个滋味,最后才一步三回头地踏上返回的路程。
 
拔回来的不仅可以换钱,还能给自家治病。村里人偶尔头疼,自己找几根和贝母,或者和在一起熬煮,喝下一碗水,头疼脑热就不治而愈了。
 
等到我上了中学,村子里的五保户周大爷给我讲了一个有关的故事,至今记忆犹新:
 
胡进士家有个长工叫二慢。一年秋天,二慢得了寒热往来的瘟病,他一阵热一阵冷,热的时候大汗淋漓,冷来了不住打寒战。胡进士一看二慢病得不能干活了,也怕这病传染给家里人,就说:“二慢,我不用你了,你走吧!”二慢哀求道:“老爷,我病成这样了,无家可归又无友可投,你让我到哪里去啊?”胡进士说:“那我管不着。你干一天活,我管一天饭、开一天工钱,你现在干不成活了,我不能白养着你。”二慢气恼了:“我给你干了这么多年的活,力没少出,汗没少流,你咋就这么狠心待我呢?咱让大家评评理!”胡进士听二慢如此一说,怕别的长工听见冷了人心,忙改口说:“二慢啊,你先在外面找个地方治病,等你病好了再回来,这是你的工钱,拿上去看病吧。”二慢只好离开胡进士家。一出胡进士家大门,二慢觉得浑身一阵冷一阵热,两腿酸困,举步艰难,每挪动一步都要费好大力气。他迷迷瞪瞪、晕晕乎乎地挪到一片水塘旁边,水塘边杂草丛生,二慢实在无力挪动了,就躺在杂草丛里歇息。二慢觉得又渴又饿,却没有力气动弹,甚至连站起来的劲都没了,只好用手挖身边的草根吃。就这样,二慢一连吃了七天草根,周围的草根被他吃光了。七天之后,二慢试着站了起来,他忽然觉得自己好了,浑身也有劲了,就又回到了胡进士家继续做长工。
 
没过多久,胡进士家的少爷也得了寒热往来的瘟病,一阵热一阵冷,病情日益加重。胡进士只有这么一根独苗,心急如焚,遍请诸多良医,吃药无数,均不见效。胡进士突然想起二慢,急忙唤来询问:“二慢啊,前些日子你得了病,吃什么药治好的啊?”二慢说他没有吃药。胡进士有点惊异,追问道:“你没吃药病咋好的呢?你肯定吃什么药了,赶紧告诉我,救少爷的命要紧。”二慢说他就刨食了水塘边的草根。胡进士大喜过望,又追问:“什么草根?”二慢说就是平日里当柴烧的那种草根。胡进士跟着二慢到水塘边,二慢拔了几根自己吃过的草根给了他,胡进士急忙回家,中药方,命人将草根洗净煎汤给少爷喝。一连喝了几天,少爷的病竟然好了。胡进士十分高兴,就想给这种草根命名,他想那草早先是当柴烧的,自己姓胡,就给这种草根命名为“”了。
 
难怪不择土壤,遍地生根,原来它就是穷人发现并且救了穷人命的药材,只是后来它又多了一份功用,除了治病,还能给山里人家换钱呢! (刘杰)